山楂減肥法,早晚各一杯,刮油一整天,2個月掉38斤!

作者:減肥挺簡單 / 公眾號:jianfeiloss 發布時間:2019-11-03


有人見過胖子很有氣質的嗎?應該很少吧,畢竟大多數的胖子,總能給人一種笨笨的感覺。其實我就是這種笨笨的胖子。
后來在我一個朋友的推薦下,我用她給的小偏方,才一個月竟然能瘦20斤,太不可思議了。
下面我也把這個小偏方分享給大家,希望能幫助更多需要減肥的朋友們。
1.銀耳先用溫水提前泡發。
2.山楂洗凈之后去除核。
3.把銀耳去蒂之后放到鍋里。
4.加入山楂和冰糖煮20分鐘即可。
▼▼▼
▼▼▼
▼▼▼
▼▼▼
許青珂為了報仇,穿了官服爬上權位成了弄臣。
諸國爭亂起,國內國外權貴者都先奔著名聲來挑釁——聽說貴國許探花長得十分好看?
于是他們都來了,然后他們都彎了。
狗哥:那沒有的,我后來把自己掰直了,因小許許女裝更好看。
小劇場
姜信:下毒火燒暗殺我多少回?我只想跟你結盟,為啥不信我?
許青珂:你知道太多了。
姜信:最上乘的謀略不是殺人滅口,而是將對方變成自己人。
許青珂:太麻煩。
姜信:不麻煩,我跟元寶已經在你房間門外了。
金元寶:汪汪!
起初,他只是想結盟,后來,他想跟她成為自己人,再后來……不說了,準備嫁妝入贅去!
金元寶:我的原主人臉皮很厚,因為天天帶著人~皮面具,有時候還戴兩層,我覺得他有病,對了,我叫金元寶,是一條狗,我只為自己代言。
內容標簽:天作之合 天之驕子 女強
主角:許青珂 ┃ 配角:師寧遠、秦川、弗阮, ┃ 其它:男神,女神
============
第1章 許家青珂
那一年天象尤為奇怪,前幾日還秋風清爽,暖陽柔和,不過一日便是大雪封山。
冬日還未到呢,有人在她耳邊呢喃,但告知她雪也是極美的。
極美的。
那雪可真大啊,白茫茫的一片望不到盡頭,仿佛這清俊典雅的山之俏臉都被蒙上了一層歲月蒼老的痕跡,的確山川俊彥,一派大氣。
但也極冷,她從那仿佛天一般高的懸崖山跳下的時候,依稀聽到一個人在她耳邊一直叮囑她,快跑,快跑……
她反身看到那山頂廟宇之上沖天焚燒的烈焰,那火光并非望不盡,只是忘不掉。
火紅帶白,像是刀刃切肉,血跟白肉。
許輕柯眉心一縮,手掌闔起,抓住了棉被一角,睜開眼,感覺到粗布質感顯然有些涼,仿佛這些年來每日驚醒都只能抓到這樣的冰涼,再無其他。
沒有遲疑外面是否天明,反正已經醒來,左右也是睡不著的。
許青珂醒來,就著昨夜備好的冷水濕潤了毛巾,將臉擦凈,冷意驅逐了凌晨醒來的些許懵懂,不過還未等擦好臉,院外就有人急切得呼喊著,并且還急促敲門。
放下毛巾洗了一把,擺放好,許青珂披上青衫,不慢,但也不快——她知道來者所為何意。
咯吱,門打開了。
“青哥兒,你快走,那些壞蛋老娘們又來了!”牛慶是村里獨一戶的高大膀子粗,素來嗓門大講話粗氣,跟他老爹是村里唯一的鐵匠也有關。
以前他跟許青珂一起長大,早已有了兄弟情義,但凡跑腿傳信兒這種彰顯哥們義氣的事兒,他是最積極的,其余村里少年郎都不及他。
這也不是第一次了,每次都來傳信,但他每次都能看到自己的這位青哥兒不緊不慢的,仿佛一點也不著急。
奧,反正也不第一次了,但他還是想早點通知青哥兒,就是這么任性!
好吧,其實是因為……
“吃了么?”
“還沒啊,等下要跟你一起吃么?”這人高了許青珂一個頭,人高馬大的,腆著臉又假裝不在意,但眼睛拼命往院子灶房內瞧。
你這是邀請呢,還是討要呢?
“嗯”許青珂淡淡頷首了,側步讓他進院。
只是這高大的身體一入了側邊,便讓許青珂看到了村子小道上匆匆而來的一群人,來勢洶洶。
許青珂只瞥了一眼,對牛慶說:“你先進去吧,生好火先。”
牛慶雖早已且腹中空空,早已餓得不行,但還記著自家老爹的叮囑,便是搖搖頭,十分堅定捍衛自己的本意:“說的我好像是奔著吃才來似的,青哥兒,好歹你也是我大哥,但你太瘦了,也不知這三年游歷都干嘛去了,且那些人忒壞,還會動手,你打不過他們,我可以保護你!”
說罷還握舉拳頭,顯得自己很是英勇強悍。
許青珂瞧著他,眼里平靜,但眸光清澈瀲滟,端是把牛慶看紅了臉,只得轉開臉,暗自嘀咕難怪老爹老說自己長得太丑,這村里有哪個少年跟許家青哥兒一比不是丑哦,就是那些姑娘家也丑。
兩人對話的時候,許青珂的嬸嬸們已經來了,就算是牛慶這樣連三字經開篇也記不住的忘性也能倒背如流對方的話。
“我說青哥兒,這些年不見又長大了啊,看你這出落的啊,可真俊,怕是我家老三留下不少錢財才能將你養得如此好,可憐老三夫妻走得早啊,沒看見你這般出色。”
大嬸子這邊剛說著說著開始哭,二嬸子就配合得接上哭聲:“可不是,青哥兒這般好看也是老三夫妻在天有靈,可憐他大哥二哥窮的揭不開鍋啊,飯兒都吃不上幾口,一家老小都餓得不行,還得擠在牛棚里度日,哪有青哥兒一人住著這大院子吃著飽飯來得福氣哦~~”
哭著哭著坐地上了。
一氣呵成,不給人插話的機會,抑揚頓挫,情緒銜接無懈可擊。
牛慶一臉癡呆,村子里的人都圍攏過來,雖然早知道每年都要上演這么一回,偶爾中秋端午什么的還會多即興表演一回,但今日這一回是真的別開生面了。
配合相當之完美,跟唱戲似的,若不是臺詞都差不多,他們都得見者傷心聞著見淚了。
對了,這成語是這么用的?青哥兒教的他們沒記錯吧。
一群人圍攏著看熱鬧,但許是表演者大多這樣:觀眾者多,演藝興味更足。
于是大早上的鬼哭狼嚎不止休。
對了,那許大家的大嬸子看人多,還拉扯出自家的幺女:“青哥兒,你看你看啊,這是你的小表妹,你看她都餓瘦成這樣了,可憐見的,鄉親們,你們看啊,我家閨女都瘦成這樣了,哪比得上青哥兒長得好啊……”
她哭得這樣傷心,許青珂也只瞥了那虛弱又木訥的女孩兒一眼,依稀記得這小表妹小她七歲,如今該是十歲了,卻跟六七歲似的矮小瘦弱。
不光許青珂這樣想,其余人也打量著,心里默默的:莫不是這許大家里真這般窮?所以年年來許三家里“嚎喪”?
這牛慶憋得實在忍不住了:“大嬸你這話不對啊,你家的人吃胖了也比青哥兒長得丑啊,而且是丑很多。”
這話一說,哭喪的許大嬸差點被口水嗆死,許二嬸一時間也哭不下去了,只本能看看許大家里的幺女,再看看許青珂。
哎媽呀,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就是孵出蛋的小雞仔跟那天上飛的丹頂鶴啊。
相比當事人的無言以對,群眾卻是很捧場得噴笑了,人群里的鐵匠瞪了瞪自己的傻兒子——瞎說什么大實話呢!
唯一沒笑的是許青珂,他看著地上賴著的兩個嬸嬸。
一襲青衣極地,靴子干凈無塵,也僅此而已,但被他看著的兩個嬸嬸越發感覺到壓力。
仿佛今年的青哥兒有所不同。
“兩位嬸嬸,若要我知你們家窮,無論故意還是有意餓瘦了小表妹是無用的,理應再叫上你們家的男孩,無論年紀大小,比我瘦幾斤,我便還你幾斤豬肉。”
誒,所有人都被許青珂這番論調給驚得不行,就是兩個嬸嬸也一臉青紅。
青紅臉是因為被一個小輩看穿了餓瘦小幺女的罷休,這對一個母親而言的確是一種控告。
還有惱怒——她們的確有兒子,可兒子不管年紀大小,都胖墩墩的,比纖細單薄的許青珂定然重上許多的,哪里還有半點便宜占。
“青哥兒,你這話不是故意要絕我們的口嗎,明知你堂哥堂弟都……”許大嬸剛想說比你胖,便被許二嬸拉了拉,這才回想起來自己之前還說自家孩子餓瘦了,這不是自己打臉么!
不過若真的貪上幾斤幾十斤豬肉……絕對不行,難不成還得餓瘦自家寶貝兒子。
一想到自家兒子,兩個婦女都苦了臉,明顯不愿,許二嬸便是胡攪蠻纏起來,“你這法子分明是不好的,哪有這種說法,難道你還希望你堂哥堂弟病弱單薄不成!鄉親們啊,你們看這青哥兒死沒良心的,還咒我們老許家子弟血脈呢,真真是該天打雷劈!”
這話重了,村民們也算是看著許青珂三年的,自家小子也都跟他玩得好,自有護犢子之心,便要紛紛指責。
然,許青珂開口了:“兩位嬸嬸,莫要忘了我是童生第一名,縱然五年過去了,童生資格已經無效,但今年我打算再考,若我再中,許家諸多長輩們恐會覺得你們這樣不好。”
什么!連村民們都驚訝了,而兩位嬸嬸更是驚愕,看著許青珂都說不出話來。
“言盡于此,兩位嬸嬸可以回去等待了,無需苦思對策,若我通不過,這院子跟父母所留遺產盡數給你們。若我通過了,一切便是我說了算,勞煩兩位嬸嬸莫要大清早老擾了其余鄉親安生,青珂在此謝過了。”
這話不軟不硬,有讀書人的斯文,也有讀書人少有的果決狠勁,斷了自己的絕路,也斷了許家人的念想。
說到底這一切都得看許青珂自己。
許家兩嬸嬸仿佛也被許青珂這個突來之言給嚇到了,許大嬸子有些悻悻:“你這都五年了,還考的上?何必再廢那力氣呢!”
這話真不好聽,但凡哪個讀書人都會被氣死吧!有人想要怒斥她們。
“再不去考的話,我怕我沒地方住,沒飯吃了。”許青珂輕輕說著。
兩個嬸嬸當然鬧個大紅臉。
但眼看著兩個嬸嬸尷尬,許青珂又微微笑了:“我開玩笑的,只是父親母親患病兩年,作為兒子侍奉身邊本是應該,守孝三年不入仕考也是應當,并沒有什么奇怪的。”
只是可惜了,有許多人這樣想,但看許青珂那安靜從容的模樣,許多人又說不出哪里可惜。
只能說——自家怎就沒有這樣孝順的兒子呢?
許青珂這話可算是給兩個嬸嬸解圍了,可又讓兩人更為難看,仿佛自己做的事情簡直天怒人怨,對不起這個大孝子了。
反正其余人指責的目光就是這樣的!
許青珂為了報仇,穿了官服爬上權位成了弄臣。
諸國爭亂起,國內國外權貴者都先奔著名聲來挑釁——聽說貴國許探花長得十分好看?
于是他們都來了,然后他們都彎了。
狗哥:那沒有的,我后來把自己掰直了,因小許許女裝更好看。
小劇場
姜信:下毒火燒暗殺我多少回?我只想跟你結盟,為啥不信我?
許青珂:你知道太多了。
姜信:最上乘的謀略不是殺人滅口,而是將對方變成自己人。
許青珂:太麻煩。
姜信:不麻煩,我跟元寶已經在你房間門外了。
金元寶:汪汪!
起初,他只是想結盟,后來,他想跟她成為自己人,再后來……不說了,準備嫁妝入贅去!
金元寶:我的原主人臉皮很厚,因為天天帶著人~皮面具,有時候還戴兩層,我覺得他有病,對了,我叫金元寶,是一條狗,我只為自己代言。
內容標簽:天作之合 天之驕子 女強
主角:許青珂 ┃ 配角:師寧遠、秦川、弗阮, ┃ 其它:男神,女神
============
第1章 許家青珂
那一年天象尤為奇怪,前幾日還秋風清爽,暖陽柔和,不過一日便是大雪封山。
冬日還未到呢,有人在她耳邊呢喃,但告知她雪也是極美的。
極美的。
那雪可真大啊,白茫茫的一片望不到盡頭,仿佛這清俊典雅的山之俏臉都被蒙上了一層歲月蒼老的痕跡,的確山川俊彥,一派大氣。
但也極冷,她從那仿佛天一般高的懸崖山跳下的時候,依稀聽到一個人在她耳邊一直叮囑她,快跑,快跑……
她反身看到那山頂廟宇之上沖天焚燒的烈焰,那火光并非望不盡,只是忘不掉。
火紅帶白,像是刀刃切肉,血跟白肉。
許輕柯眉心一縮,手掌闔起,抓住了棉被一角,睜開眼,感覺到粗布質感顯然有些涼,仿佛這些年來每日驚醒都只能抓到這樣的冰涼,再無其他。
沒有遲疑外面是否天明,反正已經醒來,左右也是睡不著的。
許青珂醒來,就著昨夜備好的冷水濕潤了毛巾,將臉擦凈,冷意驅逐了凌晨醒來的些許懵懂,不過還未等擦好臉,院外就有人急切得呼喊著,并且還急促敲門。
放下毛巾洗了一把,擺放好,許青珂披上青衫,不慢,但也不快——她知道來者所為何意。
咯吱,門打開了。
“青哥兒,你快走,那些壞蛋老娘們又來了!”牛慶是村里獨一戶的高大膀子粗,素來嗓門大講話粗氣,跟他老爹是村里唯一的鐵匠也有關。
以前他跟許青珂一起長大,早已有了兄弟情義,但凡跑腿傳信兒這種彰顯哥們義氣的事兒,他是最積極的,其余村里少年郎都不及他。
這也不是第一次了,每次都來傳信,但他每次都能看到自己的這位青哥兒不緊不慢的,仿佛一點也不著急。
奧,反正也不第一次了,但他還是想早點通知青哥兒,就是這么任性!
好吧,其實是因為……
“吃了么?”
“還沒啊,等下要跟你一起吃么?”這人高了許青珂一個頭,人高馬大的,腆著臉又假裝不在意,但眼睛拼命往院子灶房內瞧。
你這是邀請呢,還是討要呢?
“嗯”許青珂淡淡頷首了,側步讓他進院。
只是這高大的身體一入了側邊,便讓許青珂看到了村子小道上匆匆而來的一群人,來勢洶洶。
許青珂只瞥了一眼,對牛慶說:“你先進去吧,生好火先。”
牛慶雖早已且腹中空空,早已餓得不行,但還記著自家老爹的叮囑,便是搖搖頭,十分堅定捍衛自己的本意:“說的我好像是奔著吃才來似的,青哥兒,好歹你也是我大哥,但你太瘦了,也不知這三年游歷都干嘛去了,且那些人忒壞,還會動手,你打不過他們,我可以保護你!”
說罷還握舉拳頭,顯得自己很是英勇強悍。
許青珂瞧著他,眼里平靜,但眸光清澈瀲滟,端是把牛慶看紅了臉,只得轉開臉,暗自嘀咕難怪老爹老說自己長得太丑,這村里有哪個少年跟許家青哥兒一比不是丑哦,就是那些姑娘家也丑。
兩人對話的時候,許青珂的嬸嬸們已經來了,就算是牛慶這樣連三字經開篇也記不住的忘性也能倒背如流對方的話。
“我說青哥兒,這些年不見又長大了啊,看你這出落的啊,可真俊,怕是我家老三留下不少錢財才能將你養得如此好,可憐老三夫妻走得早啊,沒看見你這般出色。”
大嬸子這邊剛說著說著開始哭,二嬸子就配合得接上哭聲:“可不是,青哥兒這般好看也是老三夫妻在天有靈,可憐他大哥二哥窮的揭不開鍋啊,飯兒都吃不上幾口,一家老小都餓得不行,還得擠在牛棚里度日,哪有青哥兒一人住著這大院子吃著飽飯來得福氣哦~~”
哭著哭著坐地上了。
一氣呵成,不給人插話的機會,抑揚頓挫,情緒銜接無懈可擊。
牛慶一臉癡呆,村子里的人都圍攏過來,雖然早知道每年都要上演這么一回,偶爾中秋端午什么的還會多即興表演一回,但今日這一回是真的別開生面了。
配合相當之完美,跟唱戲似的,若不是臺詞都差不多,他們都得見者傷心聞著見淚了。
對了,這成語是這么用的?青哥兒教的他們沒記錯吧。
一群人圍攏著看熱鬧,但許是表演者大多這樣:觀眾者多,演藝興味更足。
于是大早上的鬼哭狼嚎不止休。
對了,那許大家的大嬸子看人多,還拉扯出自家的幺女:“青哥兒,你看你看啊,這是你的小表妹,你看她都餓瘦成這樣了,可憐見的,鄉親們,你們看啊,我家閨女都瘦成這樣了,哪比得上青哥兒長得好啊……”
她哭得這樣傷心,許青珂也只瞥了那虛弱又木訥的女孩兒一眼,依稀記得這小表妹小她七歲,如今該是十歲了,卻跟六七歲似的矮小瘦弱。
不光許青珂這樣想,其余人也打量著,心里默默的:莫不是這許大家里真這般窮?所以年年來許三家里“嚎喪”?
這牛慶憋得實在忍不住了:“大嬸你這話不對啊,你家的人吃胖了也比青哥兒長得丑啊,而且是丑很多。”
這話一說,哭喪的許大嬸差點被口水嗆死,許二嬸一時間也哭不下去了,只本能看看許大家里的幺女,再看看許青珂。
哎媽呀,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就是孵出蛋的小雞仔跟那天上飛的丹頂鶴啊。
相比當事人的無言以對,群眾卻是很捧場得噴笑了,人群里的鐵匠瞪了瞪自己的傻兒子——瞎說什么大實話呢!
唯一沒笑的是許青珂,他看著地上賴著的兩個嬸嬸。
一襲青衣極地,靴子干凈無塵,也僅此而已,但被他看著的兩個嬸嬸越發感覺到壓力。
仿佛今年的青哥兒有所不同。
“兩位嬸嬸,若要我知你們家窮,無論故意還是有意餓瘦了小表妹是無用的,理應再叫上你們家的男孩,無論年紀大小,比我瘦幾斤,我便還你幾斤豬肉。”
誒,所有人都被許青珂這番論調給驚得不行,就是兩個嬸嬸也一臉青紅。
青紅臉是因為被一個小輩看穿了餓瘦小幺女的罷休,這對一個母親而言的確是一種控告。
還有惱怒——她們的確有兒子,可兒子不管年紀大小,都胖墩墩的,比纖細單薄的許青珂定然重上許多的,哪里還有半點便宜占。
“青哥兒,你這話不是故意要絕我們的口嗎,明知你堂哥堂弟都……”許大嬸剛想說比你胖,便被許二嬸拉了拉,這才回想起來自己之前還說自家孩子餓瘦了,這不是自己打臉么!
不過若真的貪上幾斤幾十斤豬肉……絕對不行,難不成還得餓瘦自家寶貝兒子。
一想到自家兒子,兩個婦女都苦了臉,明顯不愿,許二嬸便是胡攪蠻纏起來,“你這法子分明是不好的,哪有這種說法,難道你還希望你堂哥堂弟病弱單薄不成!鄉親們啊,你們看這青哥兒死沒良心的,還咒我們老許家子弟血脈呢,真真是該天打雷劈!”
這話重了,村民們也算是看著許青珂三年的,自家小子也都跟他玩得好,自有護犢子之心,便要紛紛指責。
然,許青珂開口了:“兩位嬸嬸,莫要忘了我是童生第一名,縱然五年過去了,童生資格已經無效,但今年我打算再考,若我再中,許家諸多長輩們恐會覺得你們這樣不好。”
什么!連村民們都驚訝了,而兩位嬸嬸更是驚愕,看著許青珂都說不出話來。
“言盡于此,兩位嬸嬸可以回去等待了,無需苦思對策,若我通不過,這院子跟父母所留遺產盡數給你們。若我通過了,一切便是我說了算,勞煩兩位嬸嬸莫要大清早老擾了其余鄉親安生,青珂在此謝過了。”
這話不軟不硬,有讀書人的斯文,也有讀書人少有的果決狠勁,斷了自己的絕路,也斷了許家人的念想。
說到底這一切都得看許青珂自己。
許家兩嬸嬸仿佛也被許青珂這個突來之言給嚇到了,許大嬸子有些悻悻:“你這都五年了,還考的上?何必再廢那力氣呢!”
這話真不好聽,但凡哪個讀書人都會被氣死吧!有人想要怒斥她們。
“再不去考的話,我怕我沒地方住,沒飯吃了。”許青珂輕輕說著。
兩個嬸嬸當然鬧個大紅臉。
但眼看著兩個嬸嬸尷尬,許青珂又微微笑了:“我開玩笑的,只是父親母親患病兩年,作為兒子侍奉身邊本是應該,守孝三年不入仕考也是應當,并沒有什么奇怪的。”
只是可惜了,有許多人這樣想,但看許青珂那安靜從容的模樣,許多人又說不出哪里可惜。
只能說——自家怎就沒有這樣孝順的兒子呢?
許青珂這話可算是給兩個嬸嬸解圍了,可又讓兩人更為難看,仿佛自己做的事情簡直天怒人怨,對不起這個大孝子了。
反正其余人指責的目光就是這樣的!
小劇場
姜信:下毒火燒暗殺我多少回?我只想跟你結盟,為啥不信我?
許青珂:你知道太多了。
姜信:最上乘的謀略不是殺人滅口,而是將對方變成自己人。
許青珂:太麻煩。
姜信:不麻煩,我跟元寶已經在你房間門外了。
金元寶:汪汪!
起初,他只是想結盟,后來,他想跟她成為自己人,再后來……不說了,準備嫁妝入贅去!
金元寶:我的原主人臉皮很厚,因為天天帶著人~皮面具,有時候還戴兩層,我覺得他有病,對了,我叫金元寶,是一條狗,我只為自己代言。
內容標簽:天作之合 天之驕子 女強
主角:許青珂 ┃ 配角:師寧遠、秦川、弗阮, ┃ 其它:男神,女神
============
第1章 許家青珂
那一年天象尤為奇怪,前幾日還秋風清爽,暖陽柔和,不過一日便是大雪封山。
冬日還未到呢,有人在她耳邊呢喃,但告知她雪也是極美的。
極美的。
那雪可真大啊,白茫茫的一片望不到盡頭,仿佛這清俊典雅的山之俏臉都被蒙上了一層歲月蒼老的痕跡,的確山川俊彥,一派大氣。
但也極冷,她從那仿佛天一般高的懸崖山跳下的時候,依稀聽到一個人在她耳邊一直叮囑她,快跑,快跑……
她反身看到那山頂廟宇之上沖天焚燒的烈焰,那火光并非望不盡,只是忘不掉。
火紅帶白,像是刀刃切肉,血跟白肉。
許輕柯眉心一縮,手掌闔起,抓住了棉被一角,睜開眼,感覺到粗布質感顯然有些涼,仿佛這些年來每日驚醒都只能抓到這樣的冰涼,再無其他。
沒有遲疑外面是否天明,反正已經醒來,左右也是睡不著的。
許青珂醒來,就著昨夜備好的冷水濕潤了毛巾,將臉擦凈,冷意驅逐了凌晨醒來的些許懵懂,不過還未等擦好臉,院外就有人急切得呼喊著,并且還急促敲門。
放下毛巾洗了一把,擺放好,許青珂披上青衫,不慢,但也不快——她知道來者所為何意。
咯吱,門打開了。
“青哥兒,你快走,那些壞蛋老娘們又來了!”牛慶是村里獨一戶的高大膀子粗,素來嗓門大講話粗氣,跟他老爹是村里唯一的鐵匠也有關。
以前他跟許青珂一起長大,早已有了兄弟情義,但凡跑腿傳信兒這種彰顯哥們義氣的事兒,他是最積極的,其余村里少年郎都不及他。
這也不是第一次了,每次都來傳信,但他每次都能看到自己的這位青哥兒不緊不慢的,仿佛一點也不著急。
奧,反正也不第一次了,但他還是想早點通知青哥兒,就是這么任性!
好吧,其實是因為……
“吃了么?”
“還沒啊,等下要跟你一起吃么?”這人高了許青珂一個頭,人高馬大的,腆著臉又假裝不在意,但眼睛拼命往院子灶房內瞧。
你這是邀請呢,還是討要呢?
“嗯”許青珂淡淡頷首了,側步讓他進院。
只是這高大的身體一入了側邊,便讓許青珂看到了村子小道上匆匆而來的一群人,來勢洶洶。
許青珂只瞥了一眼,對牛慶說:“你先進去吧,生好火先。”
牛慶雖早已且腹中空空,早已餓得不行,但還記著自家老爹的叮囑,便是搖搖頭,十分堅定捍衛自己的本意:“說的我好像是奔著吃才來似的,青哥兒,好歹你也是我大哥,但你太瘦了,也不知這三年游歷都干嘛去了,且那些人忒壞,還會動手,你打不過他們,我可以保護你!”
說罷還握舉拳頭,顯得自己很是英勇強悍。
許青珂瞧著他,眼里平靜,但眸光清澈瀲滟,端是把牛慶看紅了臉,只得轉開臉,暗自嘀咕難怪老爹老說自己長得太丑,這村里有哪個少年跟許家青哥兒一比不是丑哦,就是那些姑娘家也丑。
兩人對話的時候,許青珂的嬸嬸們已經來了,就算是牛慶這樣連三字經開篇也記不住的忘性也能倒背如流對方的話。
“我說青哥兒,這些年不見又長大了啊,看你這出落的啊,可真俊,怕是我家老三留下不少錢財才能將你養得如此好,可憐老三夫妻走得早啊,沒看見你這般出色。”
大嬸子這邊剛說著說著開始哭,二嬸子就配合得接上哭聲:“可不是,青哥兒這般好看也是老三夫妻在天有靈,可憐他大哥二哥窮的揭不開鍋啊,飯兒都吃不上幾口,一家老小都餓得不行,還得擠在牛棚里度日,哪有青哥兒一人住著這大院子吃著飽飯來得福氣哦~~”
哭著哭著坐地上了。
一氣呵成,不給人插話的機會,抑揚頓挫,情緒銜接無懈可擊。
牛慶一臉癡呆,村子里的人都圍攏過來,雖然早知道每年都要上演這么一回,偶爾中秋端午什么的還會多即興表演一回,但今日這一回是真的別開生面了。
配合相當之完美,跟唱戲似的,若不是臺詞都差不多,他們都得見者傷心聞著見淚了。
對了,這成語是這么用的?青哥兒教的他們沒記錯吧。
一群人圍攏著看熱鬧,但許是表演者大多這樣:觀眾者多,演藝興味更足。
于是大早上的鬼哭狼嚎不止休。
對了,那許大家的大嬸子看人多,還拉扯出自家的幺女:“青哥兒,你看你看啊,這是你的小表妹,你看她都餓瘦成這樣了,可憐見的,鄉親們,你們看啊,我家閨女都瘦成這樣了,哪比得上青哥兒長得好啊……”
她哭得這樣傷心,許青珂也只瞥了那虛弱又木訥的女孩兒一眼,依稀記得這小表妹小她七歲,如今該是十歲了,卻跟六七歲似的矮小瘦弱。
不光許青珂這樣想,其余人也打量著,心里默默的:莫不是這許大家里真這般窮?所以年年來許三家里“嚎喪”?
這牛慶憋得實在忍不住了:“大嬸你這話不對啊,你家的人吃胖了也比青哥兒長得丑啊,而且是丑很多。”
這話一說,哭喪的許大嬸差點被口水嗆死,許二嬸一時間也哭不下去了,只本能看看許大家里的幺女,再看看許青珂。
哎媽呀,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就是孵出蛋的小雞仔跟那天上飛的丹頂鶴啊。
相比當事人的無言以對,群眾卻是很捧場得噴笑了,人群里的鐵匠瞪了瞪自己的傻兒子——瞎說什么大實話呢!
唯一沒笑的是許青珂,他看著地上賴著的兩個嬸嬸。
一襲青衣極地,靴子干凈無塵,也僅此而已,但被他看著的兩個嬸嬸越發感覺到壓力。
仿佛今年的青哥兒有所不同。
“兩位嬸嬸,若要我知你們家窮,無論故意還是有意餓瘦了小表妹是無用的,理應再叫上你們家的男孩,無論年紀大小,比我瘦幾斤,我便還你幾斤豬肉。”
誒,所有人都被許青珂這番論調給驚得不行,就是兩個嬸嬸也一臉青紅。
青紅臉是因為被一個小輩看穿了餓瘦小幺女的罷休,這對一個母親而言的確是一種控告。
還有惱怒——她們的確有兒子,可兒子不管年紀大小,都胖墩墩的,比纖細單薄的許青珂定然重上許多的,哪里還有半點便宜占。
“青哥兒,你這話不是故意要絕我們的口嗎,明知你堂哥堂弟都……”許大嬸剛想說比你胖,便被許二嬸拉了拉,這才回想起來自己之前還說自家孩子餓瘦了,這不是自己打臉么!
不過若真的貪上幾斤幾十斤豬肉……絕對不行,難不成還得餓瘦自家寶貝兒子。
一想到自家兒子,兩個婦女都苦了臉,明顯不愿,許二嬸便是胡攪蠻纏起來,“你這法子分明是不好的,哪有這種說法,難道你還希望你堂哥堂弟病弱單薄不成!鄉親們啊,你們看這青哥兒死沒良心的,還咒我們老許家子弟血脈呢,真真是該天打雷劈!”
這話重了,村民們也算是看著許青珂三年的,自家小子也都跟他玩得好,自有護犢子之心,便要紛紛指責。
然,許青珂開口了:“兩位嬸嬸,莫要忘了我是童生第一名,縱然五年過去了,童生資格已經無效,但今年我打算再考,若我再中,許家諸多長輩們恐會覺得你們這樣不好。”
什么!連村民們都驚訝了,而兩位嬸嬸更是驚愕,看著許青珂都說不出話來。
“言盡于此,兩位嬸嬸可以回去等待了,無需苦思對策,若我通不過,這院子跟父母所留遺產盡數給你們。若我通過了,一切便是我說了算,勞煩兩位嬸嬸莫要大清早老擾了其余鄉親安生,青珂在此謝過了。”
這話不軟不硬,有讀書人的斯文,也有讀書人少有的果決狠勁,斷了自己的絕路,也斷了許家人的念想。
說到底這一切都得看許青珂自己。
許家兩嬸嬸仿佛也被許青珂這個突來之言給嚇到了,許大嬸子有些悻悻:“你這都五年了,還考的上?何必再廢那力氣呢!”
這話真不好聽,但凡哪個讀書人都會被氣死吧!有人想要怒斥她們。
“再不去考的話,我怕我沒地方住,沒飯吃了。”許青珂輕輕說著。
兩個嬸嬸當然鬧個大紅臉。
但眼看著兩個嬸嬸尷尬,許青珂又微微笑了:“我開玩笑的,只是父親母親患病兩年,作為兒子侍奉身邊本是應該,守孝三年不入仕考也是應當,并沒有什么奇怪的。”
只是可惜了,有許多人這樣想,但看許青珂那安靜從容的模樣,許多人又說不出哪里可惜。
只能說——自家怎就沒有這樣孝順的兒子呢?
許青珂這話可算是給兩個嬸嬸解圍了,可又讓兩人更為難看,仿佛自己做的事情簡直天怒人怨,對不起這個大孝子了。
反正其余人指責的目光就是這樣的!
許青珂為了報仇,穿了官服爬上
反正其余人指責的目光就是這樣的!

關注減肥挺簡單微信公眾號,獲取更多圖文精彩內容


其他欄目
洛基传奇官网 广西快乐十分当天预测 内蒙古11选5 天津十一选五彩经网 福建十一选五 乡村麻将来了免费下载 干保险不赚钱 网球比分直播 500竞彩比分直播 谁有极速快三大小技巧啊 三分时时计划 喜乐彩 重庆时时开奖 海南今日开奖彩票结果 山东十一选五走走势图 欢乐生肖时时彩杀号 吉林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