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日子比樹葉多》

作者:現代作家文學 / 公眾號:cqh294207938 發布時間:2018-08-25


作者的創作基地
讀者的良師益友書畫剪紙 | 小說詩詞 | 詩歌散文 | 攝影視界 | 讀書感悟
品味感悟
思考洞察
讀《日子比樹葉多》
文/不細
筆會活動圓滿成功
本平臺于8月18日在夏都西寧舉行的“相約夏都西寧 筑夢作家文學 ”為主題筆會活動圓滿成功,會上特意邀請了我省文學界頗有影響力的多名作家、詩人等十余人,與參會的四十余人文友老師一同進行了文學交流,探討了《現代作家文學》的辦刊方針和今后的發展方向等。昨天平臺發布了省作家協會副主席李成虎老師講話的專刊。近期,平臺陸續發布部分文友筆會文章,歡迎大家賞析。
聲明:
在微信收藏里翻到了這篇評說我的作品的文章,可是沒收藏好作者大名,連文章正題目也不慎刪掉,只剩下副題,實在抱歉!我把這篇文稿轉給微信平臺,不只是為我那部長篇,主要的是讓更多網友關注作者為之付出的心血,以示我對作者的敬意。
——《日子比樹葉多》原文作者 馬文衛
喜歡《日子比樹葉多》,其一作者馬文衛先生是回族,敬佩文學造詣深厚之余鉤摟起我與回族同胞的悠悠情緣,宛如陽光伴隨左右,走過的歲月里處處可尋覓到“白頂帽”的身影。其二馬文衛先生豐碩的文學成果,300萬字的作品分量好似汪洋大海,字里行間流淌著對生活滿滿的愛,文筆流暢宛如山泉澗水清澈漣漪,小說的故事,散文的享受。
我與回族同胞的情緣始于情沙山腳下,古城回族自治鄉唯一的初級中學,那時班里有好多回族同學,多數學生上學路途遙遠,爬山涉水,步行幾公里路才能到校,回族同學都是騎自行車出入校園,那時的自行車可是家庭中不亞于今天小車的配置。好多學生的中午飯是早上從家帶上的餅子或鍋盔,上午上課期間,乘老師不注意將裝在書包里的饃饃掐一點掐一點偷吃,待到午休時所剩無幾,遠遠就能聞到一股清香刺激味蕾,是回族同學的油香、馓子散發出的味道,同學之間友好往來經常得到分享,敬佩回族阿娘對面食的精湛手藝,做法講究,好似藝術品,現在依舊喜歡。
中午約不回家的同學,在從青沙山流出的溪水中“打攪洗(洗澡玩水),”頭扎在水里比賽閉氣功夫,回族同學一般不去,因為我們都想看看回族男孩取掉“包皮”的小雞雞,聽說男孩進入青春期都做了包皮手術,很好奇。課間上廁所時故意站在回族同學的前面,乘不注意一轉身偷看,或中午幾個好奇心強的學生強行扒一個回族同學的褲子,看個究竟,然后在班里添油加醋大肆宣傳,鬧得天翻地覆。長大上班后才知道,包皮手術這個醫學名詞所包含的內容,贊嘆那時回族孩子就懂得潔身。中午有時去學校后山上找鳥窩,也有跑到附近田園里偷蘿卜摘麥穗,主人發現告到學校,那天下午肯定逃學避案,在山洼洼或樹林里自由一下午,等到放學的時候溜回教室取上書包,隨大部隊回家。回族同學也不參見我們亂偷吃東西,也許從小就懂得遵守“清真”的習慣。當時老師常罵我們是放出去的羊,沒人管的野娃娃。那時家長也不怎么關注成績,也不會問有沒有家庭作業,上學主要的提防對象是老師,只要躲過老師的拳打腳踢便是自己的快樂天國。
工作之后去了牧區,為了自己的孩子上學在西寧國際村買房安家,雖然周末節假日回去小住,但出出進進遇到回族同胞比較多,因為從小習慣著回族的習慣,尊重著回族的尊重,相處和諧。特別是他們的重大節日如開齋節期間南小街有好多回族孩子,雙手端著盛滿新鮮水果、干果的盆子做舍散,過路人可隨拿隨吃,慷慨大氣溫情四射。還有一直喜歡的南小街尕馬乃的烤羊肉和加了荊芥的熬茶。
今天有幸拜讀馬文衛先生的《日子比樹葉多》,悠悠年代的苦難故事,與其說是在讀小說,還不如說是在讀一篇大散文,飽滿的語句自然流暢,不乏風趣幽默的后綴韻味,感情細膩眼神露心思,敘事推理井然有序。馬文衛先生的語文教學水平不言而喻,讓人感覺到他站在講臺上,面對憨厚的鄉村孩子,溫順的語態走心入肺,就像暑天的山泉水,清澈見底,喝了還想坐在旁邊聽聽她流淌發出鐺啷啷的響聲。天文地理,鄉俗民情貫穿課堂,學生們興致中傾聽來自講臺的娓娓話語。想象聽過他講“兩小兒辯日”的學生,對其理解深度和廣度肯定在我之上。
試想馬文衛先生做數學老師也是一對一的高手,因為思路清晰、推理有序、別具耐心。在30萬字的文章中,“土改、六O年、吃食堂、抬野灰、學大寨,”將全莊子的幾百號社員不同的思想動態,異樣的精神面貌展現的活靈活現。特別是“散趿鞋、盤腿嫂、臟胡鐵匠、水眼阿奶、麥麥,尕會計、瘸舍哥....”等人物的性格特點,脾氣秉性印記在讀者的腦海里。讀完后對全莊子的人可以進行類別劃分,特別是對地主“油頂帽”描寫生動活現,聰明會看風向,塑造了一個標準的察言觀色的典型形象。
《日子比樹葉多》敘述全村人學大寨河灘造田的過程,很是耐讀,特別是對戰地快報的構思尤是一個創新,宛如龍圖上的眼睛,為文章增添了十二份的亮色,“在黑板左上角,有時候是仿宋字,有時候是黑體字,有時候是隸書,精心設計得十分醒目,把一天的勞動進度,好人好事,都寫在黑板上,人們端著茶缸,啃著干糧,全神貫注地看著黑板報,很仔細地尋找這里有沒有自己的影子。”宛如夏天草原上的野花,給無垠的綠色添加了顯眼的看點。“占地快報”的更新內容在文中先后出現了四次,戰報涂色的異樣色調就給讀者巧妙的暗示著劇情起伏的信號,好似一個引子,也好似一個漂浮的小花絮,讓人追尋它變化的味道。
小說雖然講述了一段苦難歲月里發生在青藏高原,淺腦山地帶人們生產生活的故事,在抬灰的地里,生產隊院子里、飼養牲畜的圈里,挖土造田的勞動場景中,社員們表現出的思想動態和精神面貌,各有各的快樂,衍射出馬文衛先生對生活的積極態度,獨特的視角,發現生活在現實中的人們對快樂的最求。故事也許是作者親身經歷的一段回憶,因為在文中出現的莊廓墻上“碗大的白字,抬灰、叉揚手扶碾場”等存在我的記憶中,那時剛記事,父輩們在生產隊院子開群眾大會、在山地毛灰上燒洋芋、冬季早上打掃覆蓋在麥場上的冬雪,晚上將打碾過的麥稈草、油菜草或青稞草分給各家,男女老少在月光下人背畜馱,收拾回家的印記。“臟胡鐵匠打了一整天鐵,拖著疲乏的身子剛回到家,忽然聽見大門上有人喊叫,說他的一個兒子餓死了,臟胡鐵匠便到娃娃們的炕上一個一個地去清點:舍哥、麥麥、東東、伊旦、哈克、布拉、尕西木、兒沙。他有八男一女九個孩子,現在果然少了一個。他又復查一遍,才確定老大不在。”父輩們曾講起過六0年餓肚子、餓死人的故事,和馬文衛先生在文中敘述的情節很相思,反映出一個時代更大范圍內共存的生活現狀。
《日子比樹葉多》是一段歷史發展的現實版記錄,在馬文衛先生的筆下,給我的印象是情景交融,好像四季輪回的草原容貌,有春花爛漫的溫情,也有暑氣競生的綠色無垠,更有飛雪遮日的寒氣逼人。讀之第一印象是語言美,描述逼真,字里行間透露著真情。熱愛生活、投入感情的人,才能寫出如此有血有肉的作品。文章中充滿了各種出乎意料的敘事智慧,這種智慧,看起來是一個作家與生具有的敘事潛能,一種近乎本能的藝術氣質,但更多的時候,也體現出一個作家面對現實的態度,面對生活的控制能力和駕馭手段。
馬文衛先生越過自身經驗的個人表述,在人們日常生活的縫隙中捕捉敘述的支點,探究生存現實的本來意義,于不動聲色中體察世情,悲憫人生,貌似漫不經心,實則心智充盈。對日常生活的發現以及對日常口語的提煉,體現了一位作家出色的寫作個性和通達的人生態度。
"人間自是有情癡,此恨不關風與月....”
油菜花里的馬文衛,大板山腳下的寫家。
文學海洋里建大廈,給我們立哈地寶塔。
◆作者簡介◆
●作者不詳
◆主播團隊◆
從左到右依次為:逗號 秦青 把夢留給海 王瑄 韓曉燕嚴麗珺
◆現代作家文學投稿須知◆
◆歡迎您把自己的原創作品投到我們的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一旦稿件入選,我們將精選部分作品,用聲音演繹您的文字,并通過微信公眾平臺進行分享,將您的才華分享給大家。◆如果您具備不錯的聲音條件,我們也歡迎您親自錄制您的作品。
◆投稿需注明作者、作品名,個人簡介、照片◆投稿音頻文件:MP3格式文件◆投稿文字內容:Word文件◆投稿內容類型不限,主題內容須健康向上。◆可提供攝影配圖,若無要求,我們將為您配圖。◆現代作家文學團隊
顧問:《作家文學》雜志社常務社長 依 凝
主編:《作家文學》雜志社編委 圣湖雅韻
副主編: 特約作家 馬精梅
團隊:阿甘 祁連山 海白 張維春 蓮花山 艾馬
照片來自作者或網絡版權屬原作者所有
排版按來稿順序
主編微信號
c294207938
現代作家文學
作者的創作基地
讀者的良師益友
選擇我們沒有錯

關注現代作家文學微信公眾號,獲取更多圖文精彩內容


其他欄目
洛基传奇官网